上将见了中将毕恭毕敬,中将:他给我做警卫员时,我经常揍他

开国上将陈锡联是二野的一员战功赫赫的骁将。早在鄂豫皖苏区时期,陈锡联就是红四方面军的一员虎将。在鄂豫皖苏区的历次反围剿战争,以及川陕根据地的六路反围攻中,陈锡联作风勇猛,所向披靡,做到了红四军(此红四军并非朱德任军长的那个红四军)第十师副师长、政委的职务,是红四方面军的一位高级将领。


上将见了中将毕恭毕敬,中将:他给我做警卫员时,我经常揍他

此后,陈锡联的军事才能发挥的淋漓尽致。抗战中,他指挥129师769团奇袭阳明堡机场,震惊世界。解放战争中,他在宿北战役中,以一个纵队的兵力,全歼国军的一个机械化旅。在千里跃进大别山中,他逢山开路遇水搭桥,担任的是开路先锋的角色,挡者披靡。

凭借着这些赫赫战功,1949年,当中原野战军改组三个兵团时,陈锡联与陈赓、杨勇成了三个兵团司令之一,1955年,陈锡联被授予上将。


上将见了中将毕恭毕敬,中将:他给我做警卫员时,我经常揍他

陈锡联在红四方面军中有着极大的威望,他的军事能力也是得到大家的公认。二野组建兵团时,王近山敢不服军政双优的杨勇上将,却对陈锡联担当兵团司令心悦诚服,此事也充分说明了陈锡联的军事能力。

陈锡联建国后一直身居高位,曾主持过中央军委的日常工作,是一名正国级领导人。有着如此高的地位的陈锡联,每次见到一位开国中将却都会毕恭毕敬,连称首长。这位中将就是詹才芳将军。


上将见了中将毕恭毕敬,中将:他给我做警卫员时,我经常揍他

詹才芳,湖北黄安人(今红安),与陈锡联是同乡。詹才芳参加革命非常早,1927年年仅20岁时即参加了黄麻起义,是鄂豫皖根据地早期的骨干将领。在川陕苏区时期,詹才芳先后担任红九军政委、第五纵队司令员的职务,是红四方面军的高级将领。此时的陈锡联,刚做到副师长,正是詹才芳的部下。

陈锡联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,长期以来都是詹才芳的部下。当年,年仅十三岁的陈锡联要参加红军,还是詹才芳亲自招入的。由于年纪尚小,早期的陈锡联,给詹才芳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警卫员


上将见了中将毕恭毕敬,中将:他给我做警卫员时,我经常揍他

所以,建国后,一帮红四方面军的老将军聚会,陈锡联对詹才芳毕恭毕敬,而詹才芳则打趣道:当年他犯错误时,我经常揍他。引得一帮老将军哈哈大笑。

詹才芳也是我军历史上的一位杰出将领。他在土地革命战争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中都立下过不少赫赫战功。解放战争时,詹才芳担任东北野战军(东北民主联军)第九纵队司令员,在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、辽沈战役、平津战役等一系列战役中,表现出色。


上将见了中将毕恭毕敬,中将:他给我做警卫员时,我经常揍他

四野入关后,所向披靡势不可挡,从平津下河洛,从湖北打到湖南,横扫岭南直扑海南岛,詹才芳担任46军军长的职务,一路参与。建国后历任湖南军区副司令员,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员等职务,并于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。

詹才芳在土地革命战争级别一直比陈锡联高,在抗日战争一直到解放战争前期,两人持平。但到了野战军纵队改军,军上设兵团时,陈锡联成为兵团司令。而由于四野人才实在是太多了,詹才芳一直是军级。所以,到了1955年授衔时,被授予中将也是合理的。因为兵团级,是上将的基本标准。


上将见了中将毕恭毕敬,中将:他给我做警卫员时,我经常揍他

虽然职位比詹才芳高,但陈锡联一直对老首长非常尊敬。詹才芳不仅长期做过陈锡联的领导,还是陈锡联加入红军的引路人。并且,当年张国焘搞白雀园肃反,陈锡联被列为肃反对象,是詹才芳亲自出马,以自己做担保人,才把陈锡联保了下来。从这个层面讲,詹才芳还是陈锡联的救命恩人。

作为前红四方面军的高级将领,红四方面军中有不少名将都做过詹才芳的部下,比如许世友、王建安、王近山等人,这些人即使级别高过詹才芳,也都对他非常尊敬,詹才芳将军的威望以至于斯。


上将见了中将毕恭毕敬,中将:他给我做警卫员时,我经常揍他

说起来许世友确实要感谢詹才芳。当年红四方面军下禁酒令,偏偏许世友又嗜酒如命,不能喝酒,等于要了他的命。许世友为此事非常苦恼。作为顶头上司,詹才芳亲自作保,才让许世友获得了饮酒的“特权”。建国后两位将军每次相聚,提起此事都会相视一笑。

詹才芳作为1927年参加黄麻起义的红四方面军元勋,可以说,他的资历就是四方面军中最老的。以詹才芳的资历,被授予上将,甚至是大将,都是够格的,但他从来不争这些,授衔比曾经的部下低也从无怨言,淡泊名利。詹才芳将军的表现,充分体现了一个优秀的军人的素质,值得称赞。


上将见了中将毕恭毕敬,中将:他给我做警卫员时,我经常揍他

作为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和革命军人,詹才芳的家庭称得上是一门忠烈了。他的兄长、弟弟、姐姐皆是我党早期的革命骨干,为我党从事地下工作,最后被反动派残忍杀害,是我们的革命先烈。笔者在这里,向詹才芳将军以及他的烈士兄弟们,致以最崇高的敬意。

感谢阅读,敬请继续关注。

本文作者:摇光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网络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hebei.cc/zhuanlang/235175.html